多多快报

行业资讯 > 历经撤材料、暂缓表决,IPO一波三折才府玻璃这回能过关吗

历经撤材料、暂缓表决,IPO一波三折才府玻璃这回能过关吗

摘要:历经撤材料、暂缓表决,IPO一波三折才府玻璃这回能过关吗?

许多发行人的IPO之路都异常坎坷。

据证监会官网显示,浙江才府玻璃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才府玻璃)将于11月11日正式上会;这既不是才府玻璃首次申报IPO,也不是此次IPO申报程序下的首次上会。

才府玻璃上一轮申报上交所IPO在上会的2019年6月6日前夕主动撤回申报材料;而此次申报深交所主板IPO的才府玻璃,却在2021年9月17日的发审会上,又遭遇了发审委暂缓表决。

作为一家日用玻璃包装容器的制造企业,才府玻璃营收虽然稳步上升,但却呈现出明显的“增收不增利”财务特征。

据招股书显示,从2018年至2020年,才府玻璃的营业收入为4.52亿元、5.37亿元和5.95亿元,同期归母净利润为0.86亿元、0.74亿元和0.6亿元。

与此同时,才府玻璃还存在供应商员工人数较少的情况,两大供应商员工人数分别仅为4人、2人,但是却在报告期内分别累计为其贡献了约1.14亿元、0.97亿元的采购额。

增收不增利

主营业务为日用玻璃包装容器的研发、生产与销售的才府玻璃,才府玻璃产品分为玻璃瓶罐和玻璃器皿两大类,按照应用场景玻璃瓶罐可分为酒水瓶、食品调味品瓶和试剂瓶;玻璃器皿则可分为蜡烛杯、组培容器。

报告期内的营业收入结构中,以玻璃瓶罐贡献的收入占比最高,基本维持在95%以上。据招股书显示,从2018年至2020年,玻璃瓶罐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39亿元、5.27亿元和5.82亿元。

较大的玻璃瓶罐业务占比,得益于才府玻璃在知名啤酒企业华润雪花啤酒有限公司(下称华润雪花)的供货。在才府玻璃的前五大客户中,华润雪花不仅是第一大客户,更作为供应商出现。

据招股书显示,华润雪花在2020年为其贡献1.39亿元的营收,占营收中的比重为23.25%。而作为供应商,2020年,才府玻璃对华润雪花的采购额为0.12亿元,主要采购碎玻璃为主的原材料。。

报告期内才府玻璃的收入也在呈现持续增长态势——从2018年至2020年,才府玻璃的营业收入为4.52亿元、5.37亿元和5.95亿元,其中2019年较2018年增加了0.85亿元。

才府玻璃对此表示,德惠2号窑炉2019年4月投产,整体实际产能由上年(2018年)同期的25万吨上升至37.5万吨,扩大了向华润雪花、百威啤酒等客户东北地区公司的销量,开拓了老村长、牛栏山、朱老六等新客户。

虽然如此,但才府玻璃2019年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却仅为-0.15亿元。

“主要系本年度采购额增长以及公司的存货储备量增加所致。”才府玻璃表示。

事实上,才府玻璃的存货与主营收入间的比值并不低。据招股书显示,从2018年至2020年,其存货分别为0.61亿元、1.61亿元和1.41亿元,其中2019年的存货占营业收入中的比重达到29.93%。

但与同行业的公司比起来,才府玻璃仍然有着较高的存货周转率。据招股书显示,2019年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平均存货周转率为2.38,而才府玻璃的存货周转率达到3.44。

不过收入的持续增长并未能够对才府玻璃的利润带来改观。据招股书显示,从2018年至2020年,才府玻璃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86亿元、0.74亿元和0.6亿元,2020年同比下滑了18.92%。

“袖珍”的供应商

此轮冲刺深市主板IPO,才府玻璃供应商过少的员工人数成为了监管层关注的焦点。

报告期内,德清县金雷再生资源回收有限公司及其关联公司湖州瑞翔再生资源有限公司(下称德清金雷)一直是才府玻璃的前五大供应商,并在2020年成为第一大供应商,才府玻璃主要是向其采购碎玻璃。

据招股书显示,从2018年至2020年,才府玻璃对德清金雷的采购额分别为0.33亿元、0.45亿元、0.36亿元。

但是,德清金雷的人员规模却与如此大批量的采购额有所不符。

据wind数据显示,德清金雷的这两家公司所有人员加起来总共仅为4人,而4个人的规模却可以撑起报告期内累计高达1.14亿元的采购额。

而作为才府玻璃的另一大供应商湖州润源煤炭有限公司(下称润源煤炭),据招股书显示,从2018年至2019年,才府玻璃对其采购额分别为0.44亿元、0.53亿元。

据wind数据显示,润源煤炭的人员规模仅为2人,这也意味着,人员规模仅为2人的供应商-润源煤炭在两年内承担了才府玻璃约0.97亿元的采购额。

“说明报告期内各期主要供应商的情况,包括但不限于成立时间、注册资本、主营业务、经营规模、股权结构等,说明与发行人是否存在除购销外的其他关联关系。”证监会在反馈函中指出。

从股权结构来看,冲刺IPO前的才府玻璃更像是一个“家族企业”。据招股书显示,陈建刚持有38.26%的股份,陈平安持有25.89%的股份,陈建刚、陈平安和王海红通过才府控股有限公司间接持有28.18%的股份,其中,陈平安和陈建刚系父子关系,王海红系陈建刚的配偶,三人合计持有高达92.33%的股份,系才府玻璃的实际控制人。

此外,才府玻璃的研发费用也遭到监管层的问询。

“发行人报告期各期存在较大金额研发费用支出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符合行业特征和惯例”。证监会在反馈函中表示。

据招股书显示,从2018年至2020年,才府玻璃的研发费用分别为0.13亿元、0.23亿元和0.24亿元,占营业收入中的比重分别为2.87%、4.24%和4.05%。

而如果与同行业公司对比,才府玻璃的研发费用在营收中的占比明显比较高。据招股书显示,从2018年至2020年,行业可比公司的研发费用占营收比例平均值为2.04%,而才府玻璃的研发费用占营收比例平均值为3.72%。

“子公司德惠才府2018年10月正式投产后,于2019年进行了玻璃制品成形自动控制工艺技术的开发、玻璃制品熔化窑炉的开发等项目,研发费用增幅较大。为保持公司的技术领先,2020年在疫情影响的情况下持续研发投入,为下一步的发展积蓄能量。”才府玻璃表示。

尽管如此,但才府玻璃的产品毛利率并没有随着企业的投入而得到提高。据招股书显示,才府玻璃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1%、29.17%和26.71%,这或许与才府玻璃产品的不可替代性较低有关。

“公司主要客户往往有多家玻璃包装容器供应商选择比较。”才府玻璃表示。

一波三折上市路

才府玻璃追求证券化的旅程最早要追溯到7年前。

2014年12月18日,才府玻璃挂牌新三板,但是还未满3年,便终止挂牌转而寻求主板上市机会。

2017年,才府玻璃在国信证券的保荐下向证监会提交申报稿,但经过长达两年的排队审核程序后,才府玻璃却在上会发审委审核前夜撤回申报材料,其第一次冲刺主板以这样的“临阵脱逃”而告终。

虽然才府玻璃并未披露撤回申报的原因,但市场普遍猜测认为原因与保荐券商国信证券彼时遭到立案调查有关。

仅仅一年多后的2020年12月,才府玻璃又一次启动主板IPO冲刺,并将保荐机构和上市地分别更换为财通证券和深交所主板。

但才府玻璃却再遇波澜,2021年9月的发审会上,才府玻璃遭遇首发暂缓表决,而此次再度上会能否顺利闯关,显然将成为才府玻璃这7年来证券化努力的一个阶段性答案。

微信扫一扫,分享朋友圈

关键词: IPO一波三折 才府玻璃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本网。非本网作品均来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您发现有任何侵权内容,请依照下方联系方式进行沟通,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本文标题:历经撤材料、暂缓表决,IPO一波三折才府玻璃这回能过关吗

本文地址:https://www.boododo.com/article-9337.html